靠谱 的软件外包伙伴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看卢林如何分析中国软件外包业的机遇、挑战与对策

看卢林如何分析中国软件外包业的机遇、挑战与对策

2015-08-14 10:31:53

首先我代表大连市政府对年会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这个年会高伟会长告诉我,已经举办了第13年,一件事情贵在坚持下去,坚持下去必有成功的那一刻,现在已经13年,表明我们已经非常成功了,作为国内外包的领军城市,应该讲,我们去年也有很好的业绩。

 

 有这么几组数据,去年我们整个软件园实现的软件产值达到1400亿,将近1500亿,这个水平在全国属于比较领先的地位,我们全市离岸外包合同金额是达到22.43亿美元,同比增长10%,大家都知道,新的一轮现象,就是各种经济数据基本上都是一位数,只有离岸外包这个数据我们超过了10%,执行金额达到了17.94亿美元,我们现在全市共有1067家软件企业,我们现在的从业人员超过13万人,这个从业人员仅仅是日本境内的工程师的一些人员,整个为软件服务的这个人员,我们初略统计超过20万。1000人以上服务外包企业16家,像IBM、埃森哲、华信,现在从业人员超过25000人,是最大的。

 

  我们近几年,我们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在日韩的服务外包是做的非常出色的,很多城市都非常羡慕我们,在一个呢,随着我们现在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这些业务的发展,我们转型升级这一项工作做的也不错。我们在服务外包行业像医疗、交通、公共事业、行政管理方面,扩展速度很快。

 

  当然,在却得成绩的同时也存在的一些问题。一个就是我们软件服务企业,尤其外包服务企业,面临着第一个巨大的困难就是劳动成本的大幅升值,在一个就是有经验、成手的越来越少,比较难找。第二个就是我们的服务对象,日韩的汇率大幅度贬值,贬值的很厉害,所以对我们出口也带来了巨大的挑战。现在单一做日韩出口的企业,最近这一两年都很困难,现在有一些企业国内的市场还没有走开,这个对我们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有一些企业已经开拓欧美市场,开拓东南亚市场,甚至开拓国内的市场做的不错,这样的企业,今年以来,好象还好过一些,这个是我们面临很大的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软件企业都有点小。前段时期我去访问,说大连你要把软件服务外包要提升一个水平,你必须联合,你必须做几个像文思海辉这样大的企业,我问他怎么做,你可以把大量基金吸引过去,然后吸引中小企业,这个情况呢,我觉得他说的也是有道理的,现在软件园,甚至在开发区,在保税区从事这个软件服务的企业,现在至少大连两三千家有了,但是真正就业人数超过5000人的,我刚才说超过1000人的十几家,超过五千人的很少,大家都是跟弱小,这个弱小抗风浪的能力就偏弱,所以现在软件企业到了需要联合起来,共同应对市场风险的时候。

 

  另外呢,咱们软件企业,除了眼睛盯着日韩以外,还要眼界放在国内市场,国内市场现在是巨大的,我们的政府机关,现在用着大数据,用着云计算,也都刚刚开始,这个都给大家创造了一些好的职业机会,如果大家能抓住中国这个大市场,我相信我们大连软件业还是能够在国内继续处于领先地位。

 

 

原文出自【比特网】,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soft.chinabyte.com/128/13441628.shtml

  有这么几组数据,去年我们整个软件园实现的软件产值达到1400亿,将近1500亿,这个水平在全国属于比较领先的地位,我们全市离岸外包合同金额是达到22.43亿美元,同比增长10%,大家都知道,新的一轮现象,就是各种经济数据基本上都是一位数,只有离岸外包这个数据我们超过了10%,执行金额达到了17.94亿美元,我们现在全市共有1067家软件企业,我们现在的从业人员超过13万人,这个从业人员仅仅是日本境内的工程师的一些人员,整个为软件服务的这个人员,我们初略统计超过20万。1000人以上服务外包企业16家,像IBM、埃森哲、华信,现在从业人员超过25000人,是最大的。
 
  我们近几年,我们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在日韩的服务外包是做的非常出色的,很多城市都非常羡慕我们,在一个呢,随着我们现在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这些业务的发展,我们转型升级这一项工作做的也不错。我们在服务外包行业像医疗、交通、公共事业、行政管理方面,扩展速度很快。
 
  当然,在却得成绩的同时也存在的一些问题。一个就是我们软件服务企业,尤其外包服务企业,面临着第一个巨大的困难就是劳动成本的大幅升值,在一个就是有经验、成手的越来越少,比较难找。第二个就是我们的服务对象,日韩的汇率大幅度贬值,贬值的很厉害,所以对我们出口也带来了巨大的挑战。现在单一做日韩出口的企业,最近这一两年都很困难,现在有一些企业国内的市场还没有走开,这个对我们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有一些企业已经开拓欧美市场,开拓东南亚市场,甚至开拓国内的市场做的不错,这样的企业,今年以来,好象还好过一些,这个是我们面临很大的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软件企业都有点小。前段时期我去访问,说大连你要把软件服务外包要提升一个水平,你必须联合,你必须做几个像文思海辉这样大的企业,我问他怎么做,你可以把大量基金吸引过去,然后吸引中小企业,这个情况呢,我觉得他说的也是有道理的,现在软件园,甚至在开发区,在保税区从事这个软件服务的企业,现在至少大连两三千家有了,但是真正就业人数超过5000人的,我刚才说超过1000人的十几家,超过五千人的很少,大家都是跟弱小,这个弱小抗风浪的能力就偏弱,所以现在软件企业到了需要联合起来,共同应对市场风险的时候。
 
  另外呢,咱们软件企业,除了眼睛盯着日韩以外,还要眼界放在国内市场,国内市场现在是巨大的,我们的政府机关,现在用着大数据,用着云计算,也都刚刚开始,这个都给大家创造了一些好的职业机会,如果大家能抓住中国这个大市场,我相信我们大连软件业还是能够在国内继续处于领先地位。
 
原文出自【比特网】,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soft.chinabyte.com/128/13441628.shtml
有这么几组数据,去年我们整个软件园实现的软件产值达到1400亿,将近1500亿,这个水平在全国属于比较领先的地位,我们全市离岸外包合同金额是达到22.43亿美元,同比增长10%,大家都知道,新的一轮现象,就是各种经济数据基本上都是一位数,只有离岸外包这个数据我们超过了10%,执行金额达到了17.94亿美元,我们现在全市共有1067家软件企业,我们现在的从业人员超过13万人,这个从业人员仅仅是日本境内的工程师的一些人员,整个为软件服务的这个人员,我们初略统计超过20万。1000人以上服务外包企业16家,像IBM、埃森哲、华信,现在从业人员超过25000人,是最大的。
 
  我们近几年,我们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在日韩的服务外包是做的非常出色的,很多城市都非常羡慕我们,在一个呢,随着我们现在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这些业务的发展,我们转型升级这一项工作做的也不错。我们在服务外包行业像医疗、交通、公共事业、行政管理方面,扩展速度很快。
 
  当然,在却得成绩的同时也存在的一些问题。一个就是我们软件服务企业,尤其外包服务企业,面临着第一个巨大的困难就是劳动成本的大幅升值,在一个就是有经验、成手的越来越少,比较难找。第二个就是我们的服务对象,日韩的汇率大幅度贬值,贬值的很厉害,所以对我们出口也带来了巨大的挑战。现在单一做日韩出口的企业,最近这一两年都很困难,现在有一些企业国内的市场还没有走开,这个对我们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有一些企业已经开拓欧美市场,开拓东南亚市场,甚至开拓国内的市场做的不错,这样的企业,今年以来,好象还好过一些,这个是我们面临很大的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软件企业都有点小。前段时期我去访问,说大连你要把软件服务外包要提升一个水平,你必须联合,你必须做几个像文思海辉这样大的企业,我问他怎么做,你可以把大量基金吸引过去,然后吸引中小企业,这个情况呢,我觉得他说的也是有道理的,现在软件园,甚至在开发区,在保税区从事这个软件服务的企业,现在至少大连两三千家有了,但是真正就业人数超过5000人的,我刚才说超过1000人的十几家,超过五千人的很少,大家都是跟弱小,这个弱小抗风浪的能力就偏弱,所以现在软件企业到了需要联合起来,共同应对市场风险的时候。
 
  另外呢,咱们软件企业,除了眼睛盯着日韩以外,还要眼界放在国内市场,国内市场现在是巨大的,我们的政府机关,现在用着大数据,用着云计算,也都刚刚开始,这个都给大家创造了一些好的职业机会,如果大家能抓住中国这个大市场,我相信我们大连软件业还是能够在国内继续处于领先地位。
 
 
原文出自【比特网】,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soft.chinabyte.com/128/13441628.shtml
有这么几组数据,去年我们整个软件园实现的软件产值达到1400亿,将近1500亿,这个水平在全国属于比较领先的地位,我们全市离岸外包合同金额是达到22.43亿美元,同比增长10%,大家都知道,新的一轮现象,就是各种经济数据基本上都是一位数,只有离岸外包这个数据我们超过了10%,执行金额达到了17.94亿美元,我们现在全市共有1067家软件企业,我们现在的从业人员超过13万人,这个从业人员仅仅是日本境内的工程师的一些人员,整个为软件服务的这个人员,我们初略统计超过20万。1000人以上服务外包企业16家,像IBM、埃森哲、华信,现在从业人员超过25000人,是最大的。
 
  我们近几年,我们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在日韩的服务外包是做的非常出色的,很多城市都非常羡慕我们,在一个呢,随着我们现在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这些业务的发展,我们转型升级这一项工作做的也不错。我们在服务外包行业像医疗、交通、公共事业、行政管理方面,扩展速度很快。
 
  当然,在却得成绩的同时也存在的一些问题。一个就是我们软件服务企业,尤其外包服务企业,面临着第一个巨大的困难就是劳动成本的大幅升值,在一个就是有经验、成手的越来越少,比较难找。第二个就是我们的服务对象,日韩的汇率大幅度贬值,贬值的很厉害,所以对我们出口也带来了巨大的挑战。现在单一做日韩出口的企业,最近这一两年都很困难,现在有一些企业国内的市场还没有走开,这个对我们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有一些企业已经开拓欧美市场,开拓东南亚市场,甚至开拓国内的市场做的不错,这样的企业,今年以来,好象还好过一些,这个是我们面临很大的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软件企业都有点小。前段时期我去访问,说大连你要把软件服务外包要提升一个水平,你必须联合,你必须做几个像文思海辉这样大的企业,我问他怎么做,你可以把大量基金吸引过去,然后吸引中小企业,这个情况呢,我觉得他说的也是有道理的,现在软件园,甚至在开发区,在保税区从事这个软件服务的企业,现在至少大连两三千家有了,但是真正就业人数超过5000人的,我刚才说超过1000人的十几家,超过五千人的很少,大家都是跟弱小,这个弱小抗风浪的能力就偏弱,所以现在软件企业到了需要联合起来,共同应对市场风险的时候。
 
  另外呢,咱们软件企业,除了眼睛盯着日韩以外,还要眼界放在国内市场,国内市场现在是巨大的,我们的政府机关,现在用着大数据,用着云计算,也都刚刚开始,这个都给大家创造了一些好的职业机会,如果大家能抓住中国这个大市场,我相信我们大连软件业还是能够在国内继续处于领先地位。
 
 
原文出自【比特网】,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soft.chinabyte.com/128/13441628.shtml

  上一篇   [返回首页] [打印] [返回上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