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 的软件外包伙伴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印度软件外包发展历程

印度软件外包发展历程

2015-08-21 11:14:54

印度位于南亚次大陆地区,国土面积为297万平方公里,仅为中国的31%,但其国家的人口已经达到11亿。虽然1950年独立之后成为英联邦成员,但印度的经济发展并没有取得比较突出的成绩,但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印度近些年高速发展的软件产业。据印度全国软件及服务公司协会相关人士介绍说,印度软件和信息服务行业的产值目前已经高达120亿美元,而在1990年的时候,这个行业的产值还只有5000万美元。现在印度的软件出口到全球105个国家和地区,出口额已经超过了印度全国出口总额的20%,占有整个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也已经超过2%。  深圳市中科研拓科技有限公司(www.zhongkerd.com)

 

而具体到印度的软件工程师方面,也有一组数据可以说明印度对软件产业的重视。目前印度的软件公司拥有超过650000名工程师,其雇员总数仅次于美国,印度全国的160所大学和500所学院均设立有软件方面的专业,每年从大学毕业的软件技术人员约为178000人,而每年进入到软件行业的专业人员也高达73000到85000人。据IDC的一份研究报告预测说,到2008年,印度软件业产值将达到850亿美元,其中出口500亿美元。 如中国的北京、上海或者大连一样,印度也有自己的软件之都,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班加罗尔。面积仅为1.5平方公里的班加罗尔软件科技园区现在是全球第五大信息科技中心和世界十大硅谷之一,目前班加罗尔被公认为软件外包产业的发源地,同时也是软件外包产业发展最成功的地方。

 

 全民性的外包产业 

 

曾经在纽约时报刊登过这么一条消息,“如果你在英航上了丢失行李,你所知道这个信息来自于印度的硅谷,财务方面也是由印度的财务人员来处理”。而又有消息说,如果说印度的外包产业停止了运转,那么全球500强企业里大部分企业的信息化将面临瘫痪的状态。由此可见目前印度软件外包业的发达程度,比如像诺基亚的很多管理系统都是在印度完成。而这些也都是在离岸进行的。 

 

印度软件外包业如此成功,要归功的首要一点是其对质量的重视,力争在每个角度、领域都能够做到最好。和制造业一样,有时客户不仅要得到最终的优良产品,他们还想知道在制造产品的过程中每一步是如何操作的,里程碑在哪儿,投入了多少精力等,印度软件企业很好的意识到这一点,在他们提交完成的软件系统时会给客户演示每一个步骤的编程时间,修改时间,用到了什么技术等。这些细节为他们赢得了不少的客户。据印度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对质量的关注他们从二战后的日本企业发展史里学到了很多,最终使得自己的的产品可靠性高而价格低廉。这也是为什么在与Wipro竞争一电信大单后落败时,Oracle董事长兼CEO拉里•艾里森感叹“印度软件发展迅速,而又具有价格优势,给我们造成很大的压力”。 

 

除了对质量的关注,印度软件企业还大力培养软件技术专业人才。为适应软件外包业务发展需求,园区培养了大量软件蓝领工人。而政府也通过在学校开设软件技术相关课程、把学员送到国外去培养等措施为软件业的发展储备了大量优秀人才。在信息基础建设方面,印度政府投巨资为软件企业和海外的研发机构、客户提供高速可靠的数据通信连接。现在印度的卫星通讯设施和互联网不仅使国内的各个软件科技园区的联系变的极其方便,而且可以使他们联系到世界上的任何角落。为了促进软件出口,政府还成立了专门的中介服务机构,如印度全国软件和服务公司协会和电子与计算机软件出口促进会等。与此类似的一些科技园还设立自己的国际商务支持中心,以及时反馈来自美国的市场信息,以加强本国公司与美国企业界的联系与沟通。这些机构都为印度软件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深圳市中科研拓科技有限公司(www.zhongkerd.com)

 

实行行动上有支持,在一些法规文件的制定上,印度政府也花了很大的力气。90年代初就制定了《信息技术法》、《软件技术园区(SPT)计划》等法规并成立软件科技园以促进印度软件的出口。此外政府还给予出口导向型软件公司五年的特别免税优惠,实施政府采购和促进消费政策,强制性购置国产IT产品。这些政策也极大刺激了印度软件产业的发展。

 

马太效应下的开拓 

 

InfoSys一直被称为印度IT业的神话。它成立于1981年,当时仅有7名员工,但是因为善于抓住机遇和依靠政府的优惠政策,二十几年间InfoSys便发展成现在拥有52000名员工,在世界17个国家设有分公司的跨国企业。在印度,如果哪个年轻人能够获得Infosys的职位,那真是一件值得阖家欢庆的事情。 

 

而Wipro的发展则不是那么一帆风顺,自1945年成立后,这家就公司先是从事传统的日用品行业,然后从事计算机硬件的生产,因为当时IBM的退出,抓住这一机遇公司得到快速的发展,并积累了原始资本,为其后软件产业的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但在这条通往软件的道路上,Wipro蹒跚行走了近二十年。现在Wipro是全球第一个PCMM Level 5和SEI CMM Level 5公认的信息技术服务软件外包公司,其员工总数也已经40000万名。 除了InfoSys和Wipro,印度软件外包企业中经常被外人提及的公司还包括TCS(塔塔)和Satyam(萨帝扬)。在这些软件航母的带领下,印度的外包产业迅速扩张,目前已经承接了美国的绝大部分发包业务。 

 

在很多业务的拓展上,当印度的一家公司趟出一条路之后,其它的公司都会以此为榜样迅速进行模仿,欧洲市场的开拓就是显明的一例。虽然在对美国的市场上印度企业屡战屡胜,但是欧洲的市场却迟迟打不开,对这一境况,Wipro公司体味的更为深刻。当时Wipro想争取德国公司的晶片和软件设计外包业务,但面对缄默的德国人始终难以撬开对方的真实意图,其市场人员回忆说“不论自己如何解释,德国公司根本就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后来,经过多年的努力,在聘请到一名德国工程师后,Wipro才有了茅塞顿开的感觉。因为这名工程师的外表、谈吐及思维方式都与Wipro未来的德国客户有相同的习惯,这样相比印度的老板更容易让德国人消除恐惧——毕竟要将高科技产品中的生产和后勤等服务交给相隔半个地球而且讲不同语言的印度去完成,并不是那么一件让人特别放心的事情。结果也证明Wipro道路的正确,这位德国工程师丰富的资历与背景为Wipro发现和赢得了大量的客户。目前Wipro在瑞典、英国、荷兰及芬兰等欧洲国家均设有类似德国的开发中心,每个开发中心都非常强调启用当地人才。 深圳市中科研拓科技有限公司(www.zhongkerd.com)

 

当然,聘用当地人的成本也要付出更多的代价,但这相比印度企业视野中的整个欧洲大市场,已经算不得什么。而且欧洲客户相比与美国客户的一个优点是获得了第一个合同之后,双方基本就成为了可依赖的合作伙伴,会保持长期的业务关系。就这样,印度外包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大量聘用与目标客户有相同文化背景的当地员工──敲开了欧洲市场的大门。后来进入欧洲市场的InfoSys、TCS等基本都是借用了这一方式。据InfoSys的一位德国业务主管介绍说,“虽然我们提供的外包业务给他们带来了益处,但只有尽可能地采用德国人的方式,才能够更好地和他们合作,而直接聘用德国雇员无疑是最佳的一个捷径。 放眼全球的策略 

 

因为经济发展的缘故,印度国内的软件需求并不强,大部分都是作为加工厂一样“为她人做嫁衣”,但这条道路让他们尝够了甜头。现在印度已经不仅仅满足于只在自己的国土上承包业务,面对全球化的市场,他们卯足了劲要开拓全球市场。经过近十几年的发展,印度的几个大型软件企业已经有资本通过一种最简单的方式进入他国的市场——收购!这也是其它软件公司如IBM、微软、HP等公司已经使得纯熟的手法。 深圳市中科研拓科技有限公司(www.zhongkerd.com)

 

依然以Wipro为例,来看一下它的收购历史。2003年7月以2400万美元收购波士顿一家技术咨询公司美国管理系统公司;2004年5月以1900万美元收购金融服务咨询公司Nervewine;2005年12月分别以5600万美元收购奥地利的一家半导体设计服务公司和2800万美元收购美国信息技术公司mPower等,现在Wipro的收购还在继续。其董事长Premji的目标就是让Wipro进入全球IT服务公司的前十强。而TCS(塔塔)在2004年因为收购了美国一家做保险业整体解决方案的Phoenix Global Solutions公司,引起美国软件业的一次轩然大波,2005年又以2600万美元成功收购总部位于悉尼的澳大利亚顶尖核心银行业务解决方案供应商——金融网络服务公司。这里列举的收购案例仅为冰山一角,但充分说明印度在逐渐通过收购高端咨询业务扩大自己的现有软件产业链与规模,形成国际软件外包中心,也近而使自己在核心业务领域拥有一席之地。在虚心向美国及欧洲学习之后,现在印度反过来已经可以到其它地区包括美国与那些大型外包服务供应商争夺订单。现在IBM这位从前印度多家软件外包企业的老师,全球最大的IT公司已经开始把Wipro、TCS等放在自己的竞争对手列表里,而这张列表里主要包括微软、甲骨文、惠普等IT业耳熟能详的世界级企业。这对Wipro或者TCS来说都是一种殊荣,因为他们已经开始有了和这些企业“平起平坐”的资格,这也是对他们能力的最好认可。 

 

现在为了能更好的服务或者提高自己的竞争力,有些印度外包企业还把自己的技术研发中心搬到美国,如Wipro现在已经把研发中心从班加罗尔搬到离客户更近的美国加洲的圣克拉拉,并雇用了前GE医疗系统公司经理作为公司首席执行官,Wipro的理由是这位经理更熟悉美国公司的运作体系。 深圳市中科研拓科技有限公司(www.zhongkerd.com)

 

在扎根服务于欧美外包市场的同时,印度并没有忘记另外一块巨大的蛋糕,那就是日韩软件市场,尤其是日本,现在日本已经是除美国之外的第二大软件发包国家。虽然在对日外包方面中国现在要强于印度,但印度人自有自己的发展策略——以中国为跳板抢占日韩市场。2002年Satyam(萨蒂扬)就率先在中国设立了办事处,随后InfoSys、TCS及Wipro等外包巨头也先后落户上海浦东软件园,形成了当时投资中国的一波高潮。经过一年对中国市场的熟悉,Satyam立刻在上海成立自己的独资公司,同时为此公司下了三大任务:先服务好Satyam现有的欧美客户,然后瞄准日本市场并开发新的市场,同时积极拓展中国的大型企业。而InfoSys在进入中国后即宣布未来几年该公司将投入6500万美元在中国招聘6000名工程师,以扩大在中国的外包业务。在中国很多外包企业还在为获得一个日本外包订单而沾沾自喜的时候,印度之象已经踩到了家门口。 

 

在急速扩张的背后,印度软件外包企业也面临着种种挑战。先是“后院失火”,国内基础建设严重不足,断水断电时有所闻,社会贫富落差的鸿沟也待改善。而政府虽然大力支持软件产业但脚步则步履蹒跚,如果跟不上民间发展的速度,未来社会发展出现失衡,那将会产生根本性的危机。另外印度人之间的诚信也较薄弱,现在跳槽风气日盛。而对于软件外包企业最重要的也是最核心的就是数据的保障,如果数据维护者投靠商场敌阵,势必会伤及客户权益。客户诚信建立不易,只要出现一次数据外泄弊案,辛苦经营的产业信用将毁于一旦,这也是印度软件外包业发展过程中潜在的致命伤。最重要的一点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印度的软件人才成本也在逐年攀升,以及扩张业务太快,其软件人才已经出现供应不足。为了留住人才,一些软件企业被迫给工程师加薪,但逐渐攀升的人力成本也将会阻碍软件外包业的发展。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印度企业将业务转移到中国的其中一个原因。过去25年的发展造就了印度软件产业的辉煌,那下一个25年呢?深圳市中科研拓科技有限公司(www.zhongkerd.com)


  上一篇   [返回首页] [打印] [返回上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