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 的软件外包伙伴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打车软件刷单真相调查:低门槛竞争的残酷一面

打车软件刷单真相调查:低门槛竞争的残酷一面

2015-10-13 20:09:09
北京市郊的县城里,打车几乎倒退回了几年前的状态——用滴滴或Uber叫车,下单后电话打过去,第一句话就是:“是刷单吗?”街边的黑车也找不着了,要打车只能到街边去等着挥手。在滴滴打车、Uber普及率高到难以想象的程度之后,这样的景象简直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如此,因为司机们找到了一项更轻松挣钱的工作——坐在家里刷单挣补贴。
 
一位知情者告诉钛媒体:每人每月最多可以挣1万多。今年5月之前,uber补贴量比较大,一单最多补贴60元,每人每月可以挣2-5万,这个数字远远超过司机每天拉活挣的辛苦钱。除了这种散客行为,还有组织行为,几位线人给钛媒体记者发来在组织内部拍摄的图片和视频,多台电脑、几十部手机是标配,一个人独立操作十几部手机。
 
刷单组织内部
 
 
万能的淘宝把刷单变成了可批量生产的生意,一些淘宝店专门出售改装过的iPhone5C手机,售价在2000元左右,使用这种安装“打针软件”的手机,司机可以独自操作刷单:
 
1、首先买一部安装好定位修改器的“下单成品手机”,司机可以一键消痕、串号、保留串号、返回之前使用的串号,这部手机价值2280元。
 
2、同时买一部“司机端成品手机”,通过模拟行驶器进行虚假定位,同时串号、保留串号,登入不同司机账号,售价2400元。
 
这位淘宝店家相当“贴心”,如果司机有iOS7的苹果手机,已经越狱,可以把手机寄到店家所在地杭州,花1000元安装费,装好软件再由店家寄回。
 
除了设备,店家还负责安装修改过的uber版本,并且负责后期设备的维护,杭州地区可以当面交易手机,外地客户收发快递。店家选择苹果设备,是为了不被滴滴和uber的反欺诈系统抓到:安卓作为一个开放的系统,不具备iOS这样封闭的环境,更容易出现漏洞被uber抓取。
 
从散户到庄家
 
凌晨两点,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一辆专车缓缓停在路边,司机老吴刚准备休息,突然听到滴滴司机端响了,附近有人发新单:出发,从3号航站楼到大王叫我去巡山。
 
老吴一听就明白,附近没有小钻风,也没有狮驼岭,这分明就是别的司机在刷单,他们发出不可能抵达的目的地,其他司机听了就不会抢了,自己刷自己抢,命中率高。老吴有时还会听到“从天安门回家睡觉了”这类更荒诞的语音。深夜,打车的人少,专车司机在等活之余,随手刷几单,何乐而不为?
 
滴滴专车司机刷单,无非是两种目的:
 
一是充流水额。滴滴公司要求从公司租车的专车司机,每周流水额达到4200元,若达不到,需要从司机的账户余额扣钱。一位司机告诉钛媒体记者,有一周他请假了,当周流水额在2000元,滴滴公司从其账户中扣出2200元,他这周的活白干了,还倒贴200元。
 
所以很多司机会在截止时间——周日晚12点前,拼命刷单,让流水达到4200元。
 
二是为了拿奖励,奖励的标准会有浮动,一位司机透露:今年6月之前,专车司机周流水达到6000元,奖励500元,目前额度提高到6200元。
 
滴滴公司只看司机流水额,不关心是乘客否结账,所以专车司机们必备很多廉价外地电话卡,一张电话卡从几元到10元不等,司机们随手发个从北京市区到长城的单子,自己接着了,能刷上好几百的流水。
 
如果说以上刷单形式是专职司机被工作指标所迫,那么下面的情况适用于投机者——完全不出车也可以把刷单当作金融来做,有组织有纪律。
 
滴滴顺风车的规则是:乘客把优惠券变现,司机挣补贴。
 
一张顺风车优惠券最高价值7元,乘客一天可以享受8张优惠券,司机还可以享受补贴。
 
乘客发一单顺风车请求,显示收费10元,司机首先把10元打给乘客,双方把GPS关掉,过十分钟,再支付乘客用这笔钱来支付,使用一张7元的券,实际支付3元,乘客挣了7元。司机获得10元的单子,滴滴补贴10元,司机挣补贴。
 
顺风车的补贴大多在10元左右,周一和周五的补贴力度比较大,最高达到21元,21乘以8张优惠券,一个乘客一天收入168元。
 
滴滴顺风车的补贴力度,只是管中窥豹,在这场打车软件的拼杀中,补贴金额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滴滴快车的奖励相当大方,甚至直接影响专车,一些司机直言专车面临倒闭:截至上周(7月26日),快车司机一周接满100单,滴滴公司奖励2000元,接单收入全部归司机,不用分成。仅仅挣奖励,一个月就可以收入8000-10000元。
 
一周100单意味着司机每天至少接15单——按以往经验,这是不可能完成的指标,但是顺风车按单计算,并没有规定每一单的路程,所以司机可以刷短途单。
 
Uber最具诱惑的是早晚高峰时段的高额补贴。前文提到的淘宝卖家,其广告词颇具诱惑:“在早晚高峰的时候给自己来一针,迅速又安全,长期来看是性价比高的投资”。指的就是uber的奖励制度。
 
“打针”就是根据司机所在的位置,在其附近发出虚假订单,“护士”是刷单人,使用专门设计的软件为司机打针。
 
uber没有流水要求,截至7月26日,早高峰时段(上午7-10点),司机接到一单,并且每小时有45分钟在线,司机获得80元奖励。晚高峰(晚上5-8点)奖励是65元。周末下午6-10点,奖励70元。
 
和滴滴不同的是,uber系统自动给司机派单,司机不知道乘客去哪儿,没法自己抢单,于是司机会不断发单,抢不到再取消重发,直到抢到自己的那一单。uber覆盖的范围在1-2公里内,一位司机的经验是:在五环以外,接到自己下单的频率很大。
 
从散户到庄家,刷单金融经历了4个发展阶段:
 
司机和乘客通过手机号加微信,钱款通过微信支付完成;
 
这些微信好友聚集成一个个微信群,司机在群里向职业刷单人发出“打针”请求;
 
一个人可以拥有司机和乘客的双重身份,同时操作很多手机,彼此“打针”;
 
一个组织购买上千部手机和SIM卡,完成上千个出行的发单,这就成了一个典型、有组织的刷单庄家。
 
线人向钛媒体提供的庄家图片
 
线人向钛媒体提供的庄家图片
 
早先,股市里也是这样,偏远地区的农民日常生活不需要身份证,股市操纵者下乡,以低廉的价格买下这些证件、在股市开户,这就是传说中的庄家玩法。如今,用来开户的身份证变成了电话卡,甚至不需要电话卡,从淘宝买一个手机,可以一键串号、一键消除串号,不断更换身份,真是神奇的世界。
 
制度漏洞
 
虽然滴滴和uber一直在研发反欺诈系统,对刷单进行监控,但似乎然并卵,投机者们总能找到新的方式绕过监控。
 
一套体制,发展到中后期,需要不断纠正和监控,并且前赴后继弥补错误,说明最初的制度设计就是有问题的,打车软件公司早早留下了可钻的空子:
 
评价滴滴专车司机业绩的是流水,而不是最终结款额,同时这种奖励制度是一刀切的,不是分层级奖励;
 
快车司机一周接满100单奖励2000元,Uber司机高峰期接单奖励65-80元,评价标准是客单量而不是路程距离。
 
怎样的制度设计才是合理的?即便实现了分层奖励、把路程距离设计为评价标准,只要补贴还在,投机者同时拥有司机和乘客的双重身份,这些漏洞就无法最终弥补。

  上一篇   [返回首页] [打印] [返回上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