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 的软件外包伙伴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鼎韬洞察:“离岸看丝路,产业靠创新”——中国服务软件外包产业发展新路径

鼎韬洞察:“离岸看丝路,产业靠创新”——中国服务软件外包产业发展新路径

2015-12-09 11:05:21

中国服务软件外包产业正面临着残酷的现实--自2014年起,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增速明显放缓,尤其离岸外包份额不断萎缩。全球经济环境变化莫测,技术变革越演愈烈,国际外包格局打破重组,国内服务外包机制体制有待完善等等,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和企业发展所处的宏观经济环境日益复杂和难以预测。祸兮福之所倚,危机的同时也正是中国外包最有可能短道超越的时机。我国新一轮的国家战略调整--“一带一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互联网+”等为服务外包产业新发展带来新机遇。因此,鼎韬认为,“十三五”期间,中国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核心机遇和关键要点可以总结为十个字:“离岸看丝路,产业靠创新”。

--鼎韬产业研究院副院长沙琦

  自2014年起,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增速明显放缓。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1-9月,我国企业签订服务外包合同金额854.5亿美元,执行金额615.0亿美元,分别同比增长16.4%和12.8%,由图可以看出,相较于前几年的高速增长,近两年的增长率明显下降,相较于2011年,2014年下降了41.50%、33.70%,2015年下降了51.40%和52.90%。数据下滑的同时,人们开始思考我国服务外包发展“后劲不足”的原因及未来出路。

图:2011-2015年前三季度我国服务外包合同金额和执行金额增长情况

  从国家各部委、地方政府争相推动的“时代宠儿”到寂寂无声的“昨日黄花”,服务外包真是已经是过时的“概念”吗?是否已经被两化融合、互联网+潮流所“取代”?鼎韬认为,近两年我国服务外包产业数据走低的原因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全球经济发展周期下行影响波及我国服务外包产业

  尽管国际金融危机已经过去6年多时间,但世界经济依然并不平静,各类潜在风险相互交织,世界经济整体持续以缓慢弱势艰难复苏。根据世界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2015年上半年世界经济展望报告,2015年和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测分别下调至3.1%和3.6%,比今年7月预测下调了0.2个点。相关数据也显示,预计2015年全球服务外包市场增长1%,低于前几年4%左右的增速。全球经济发展周期下行,服务外包需求市场增长缓慢,成为我国服务外包,尤其是离岸外包数量、规模及单价等数据波动的首要原因。

  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周期及政策周期逐步趋同。2015年,中国经济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各种下行压力,“逼近最坏”,成为中国经济运行相对最困难的一年。花旗银行将中国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下调至6.9%,惟花旗认为明年的增长略低于此,短期中国仍有两次减息以稳增长。国内宏观经济增速的放缓、风险增长及混乱等影响也同样波及到了服务外包产业。

  高盛研究指出,随着大宗交易品价格出现暴跌、中国股市暴跌、美国薪资增长下滑引发美元下跌以及数据依赖的美联储等现象出现,全球经济周期循环正在变得越来越短,对经济发展的预测和判断正在变得愈来愈困难。

  二、以云服务为代表的新兴服务模式吞噬传统服务外包业务份额

  鼎韬研究指出,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以及人工智能技术等为核心的新兴技术正在快速地颠覆所有产业和经济的发展进程。云服务成为服务外包新的交付和定价模式的主流,人工智能也在对传统服务外包市场虎视眈眈。全球发包商逐渐放弃大型外包,减少IT采购订单转而使用云服务,直接压缩了传统外包服务商的生存空间。

  随着以IBM为代表的全球服务商不敌google、亚马逊等新兴云服务商的竞争而缩减业务,位于产业链条中IBM下游的中国服务外包产业也必然受到影响。尽管全球云服务商也成为新的发包商,以及部分中国企业转型云服务获得增长,但是从产业整体数据而言,缩减是必然的。

  三、全球新老对手的正面竞争愈发激烈

  成本上升、人民币升值等要素对中国服务外包产业的全球竞争力的提升带来巨大考验。在全球离岸市场竞争中,来自印度、美国、菲律宾等新兴外包目的国的新老对手持续对中国产业的全球份额进行蚕食。印度凭借同美国市场的紧密联系巩固传统市场份额的同时,基于雄厚的产业基础和技术经验积累努力转型,探索创新商业模式、服务模式及产业升级发展新路径。凭借地缘优势,欧美本土服务商近两年的降价策略为他们赢得更多订单,同时在转型发展的道路上也走得更快更超前。而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甚至南亚的巴基斯坦、中东的巴勒斯坦(对,没有笔误,巴勒斯坦)等国家也凭借其低成本优势对传统服务外包业务市场份额发起猛攻。日益崛起的拉丁美洲国家,如危地马拉等也因为具备与国际买家文化、历史、传统、商业习惯等相似性优势、语言与时差优势以及成本优势成为国际买家选择供应商的重要区域。在激烈的国际竞争态势下中国服务外包企业国际竞争力的减弱也是隐藏在数据背后的重要原因之一。

  四、新型服务外包企业和数据未被纳入我国服务外包产业统计系统中

  传统服务外包数据快速下降的同时,云服务却在快速的增长中。在“互联网+”等新兴技术的推动下,服务软件外包的边界和范围正在不断扩大,跨界融合成为产业转型和发展的核心特征之一。诸多非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企业通过云服务等创新商业模式为客户提供外包服务,例如谷歌、亚马逊、阿里、联想等等;同时,也有很多传统的老牌服务外包企业在整合产业链条,转型升级的过程中逐步离开外包圈子,如成都三泰电子转战电商圈,东软向互联网企业进化等等。服务外包产业的定义、特征和分类都呈现出巨大的变化。而当前我国服务外包产业统计标准无法适应产业的新变化,诸多新兴的服务业态和商业模式未被纳入到统计系统中,也成为宏观数据下滑的一个直接原因。

  全球经济环境变化莫测,技术变革越演愈烈,国际外包格局打破重组,国内服务外包机制体制有待完善,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和企业发展所处的宏观经济环境日益复杂和难以预测,挑战重重。同时,行业内也在不断的反思,过度依靠政府补助而导致不能专注核心能力培养,管理层的国际人才严重缺乏,对目标市场的营销一直口富而不实,国家行业机构缺乏独立自主精神与研究,国际咨询的严重缺少等产业的致命缺陷。

  但是,也许现在是中国外包最有可能短道超越的时机了。我国新一轮的国家战略调整为服务外包产业新发展带来新机遇。自从习近平主席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一带一路”成为我国实施新一轮全方位对外开放,构建与相关国家和地区组织新型合作关系的重要的国家战略。“一带一路”包括交通基建、贸易金融、信息通讯、能源生态等多方面的合作,横跨多部门多领域的服务外包产业将受益匪浅。2014年,我国承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服务外包合同金额和执行金额分别为125亿美元和98.4亿美元,同比增长分别为25.2%和36.3%。随着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的不断深入,“一带一路”将成为提高我国离岸服务外包市场份额的重要抓手,并促进国际服务外包产业新格局的构建。

  在我国2015年的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确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互联网+”等多个工作方针,“创新”是围绕这些方针的关键词。以创新带就业,以创业促创新,打造我国经济增长新引擎。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新兴技术与传统产业结合,来创造以技术为基础的新产业模式。对服务外包产业来说,一方面为服务外包产业注入生力军和创新引擎,另一方面开拓了新的产业空间和发展思路。

  2015年1月16日,国务院正式下发《国务院关于促进服务外包产业加快发展的意见》(国发[2014]67号),标志着服务外包产业发展正式上升为国家级战略。服务外包产业仍将是我国“十三五”期间保增长、促调整,推进产业结构升级的重要抓手之一。纵观我国服务外包产业的国际形势和国内机遇,鼎韬认为,未来五年(“十三五”期间),中国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核心机遇和关键要点可以总结为十个字:“离岸看丝路,产业靠创新”。

  首先,把握“一带一路”国际市场机遇,重新制定国际化服务外包战略

  尽管面临激烈的国际竞争,但是中国凭借丰富的人力资源储备、稳定的政治经济环境、对日的地缘文化等独特优势,在全球传统服务外包市场中的地位预计不会发生剧烈的变动。因此,新兴市场成为我国离岸服务软件外包产业下一步发展的重要机遇和突破口。“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给我国离岸外包产业的未来发展构建了基础的结构框架,基于国家战略,如何在服务外包领域内进行战略细化和支持,应当成为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在“十三五”期间发展所要把握的重要方向。2015年,鼎韬联合IAOP、SIG、Nasscom、巴西信息技术和通信技术公司协会、菲律宾信息技术和业务流程协会、俄罗斯国家协会、欧洲外包协会等国际机构创立“新丝绸之路国际服务外包合作发展组织”(GOSA),致力于促进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各国服务外包产业和企业的合作、交流及协同发展,引领我国服务外包全行业共同探索离岸新格局。

  第二,鼓励创新,培育新技术的创新服务外包企业

  在全球经济环境对国内服务外包正负双重影响的产业背景下,我国服务软件外包最大的产业机遇在于创新。而服务外包产业技术含量高、产业链长、覆盖面广、进入门槛低,是最适合大学生创业的产业之一。因此,配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互联网+”的国家战略发展浪潮,积极鼓励服务外包领域内的创业和创新,是在“十三五”期间推动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首要策略。具体包括:资本层面,建立产业天使投资引导基金;政策层面,制定更有利的引导和激励政策;社会资源导入,鼓励针对服务外包领域的第三方创业创新孵化平台的发展;以及加大院校内的大学生服务外包创业支持力度等等。

  第三,重新定义服务外包,重新认知产业本质

  基于现有服务软件外包定义和统计标准已经无法适应产业的新发展,为了加强服务外包产业数据研究,更好地推动产业发展,树立产业发展信心,指明产业发展方向,亟需重新定义服务外包产业,制定新的产业统计标准。因此,鼎韬建议从实践出发,紧跟产业发展最新变化和趋势,进一步加深及同国际标准接轨,将全球定义、中国产业特色与新兴技术发展结合起来,重新明确我国针对服务外包产业的全新定义及分类标准。基于新的标准来重新认定服务商,为发包商准确寻找服务商提供依据。同时基于新的标准来搭建国际交易平台,推动在线交易,尤其是根据“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风土人情和企业特点来研究不同的交易方式。以此进一步推动我国服务外包产业新规则的制定和有序发展。

(深圳市中科研拓科技有限公司   www.zhongkerd.com )


  上一篇   [返回首页] [打印] [返回上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