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 的软件外包伙伴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深圳创客故事:“烫火锅”对决小米

深圳创客故事:“烫火锅”对决小米

2015-12-16 11:37:17

  “深圳的智能硬件产业就像吃火锅,底料早已有人备好,你想吃什么,就将半成品丢进火锅,烫熟了就可以吃。今天我想做手机,我就烫手机吃,明天我想做平衡车,就烫平衡车吃。”

  坐在深圳南山区一家科技公司环绕的咖啡馆,彭林一边吃着意式面一边解释,尽管深圳有很多创业公司都开始以互联网的方式做硬件,但多年来根深蒂固的贴牌模式仍然没有得到彻底改观。

  “这个火锅在全国有多如牛毛的销售渠道,有钱,有人,体系也很完善,什么好吃我烫什么。调料怎么做、桌上的菜是怎么来我不管。”彭林说,比如“肉”怎么来不用操心,会有人专门“养猪”,再把“猪肉”卖给做“丸子”的工厂,而你只需要将丸子拿来烫熟就可以吃了。

  “养猪的人,好比芯片公司,做到60%;做丸子的人,就好比做方案的公司,它负责将猪肉加工厂半成品丸子,做到90%了;再卖给烫火锅的人,这就好比成品公司。打个螺丝,换个包装壳,贴个品牌,去卖货就行了。”

  而这也让小米模式被挤兑得很惨,因为这些硬件公司尽管出货量不高,但其成本却可以低到让人难以置信。比如平衡车很火,就有人开一堆公模,将一个模具卖给上百家工厂,上百家工厂一起来做。然后芯片公司、卖外壳的模具厂商、电源配套的公司都有现成的,这样就能确保成本足够低。

  彭林从口袋里掏出最近刚买的iPod,直摇头,感叹深圳绝大多数硬件产品都太不注重品质,与苹果相差何止一星半点。“除了烫火锅,深圳还会‘打群架’赚快钱,什么赚钱大家就一窝蜂而上去做什么,就好像打群架一样。卖不出去了又全都转型去做下一个热门产品。”

  眼下,深圳已经有不少硬件公司意识到设计与品牌的重要性,纷纷抛弃传统的“烫火锅”的贴牌模式,选择更重更深的高品质模式。而他们,有望在新的模式下,找到自己的出路吗?

  靠非核心业务养活自己

  彭林是一直盘旋在硬件周边的连环创业者。十多年前,他曾在方正工作,因受够了方正的办公室政治愤然离去,接着去了一家DVD公司工作,因工作太忙还与刚毕业时找的女朋友闹掰了。后来,彭林与合伙人一起做了一家硬件方案公司,但利润微薄,而客户又老赊账,还动不动就跑路。2013年,彭林开始转型做了一家硬件公司英莱合创。

  在做硬件前,彭林注意到一个细节,一台纯硬件的企业级服务器,其售价2万多元,而另一台有软件还有数据的服务器,售价则可以高达20多万元,这促使他下决心,一定要在自己做的储存器上加上云服务的功能。

  尽管已经创业两年多,彭林的挑战才刚刚开始。现在英莱所做的产品,很多环节需要自己做,要耗费巨大成本,所以小公司都不敢进来做,目前的竞品都是国际巨头。连彭林身边很多朋友都骂他傻,敢做三五年才可能赚钱的事。

  不过,彭林对深圳硬件以往的老路更为不屑。“打死我也不走,那是一条不归路。”

  英莱此前已经拿到了1000万人民币的投资,但只够烧两三年,未来还要烧更多的钱。不过彭林已经找到了让公司暂时先活下来的办法,他决定让少数人顺带着去做运营商的业务,这是维持公司活下来的持续现金流。

  避开大公司求生

  今年34岁的张庆旗从小在福建长大,10年前,在新加坡上完大学后,他回到国内,在北京上海转悠了一圈,发现自己无法适应北方气候,于是决定南下留在深圳,开始了网络摄像头方面的创业之路。2014年,张庆旗将生意稳定的网络摄像头公司交给亲友打理,自己则甩手去做起了飞控,将产品售卖给国外的航模店。

  后来,张庆旗以飞控为基础,做出了一家无人机公司星图智控。在深圳,玩飞控的人多如牛毛,但幸运如张庆旗这样的人并不多,大疆和零度等算是少有的例子。对于更多的人而言,目前要么还处于兴趣爱好,要么还在艰难寻找技术突破口。

  无可否认的是,张庆旗在商业上耍了聪明,不进军大公司扎堆的高空航拍无人机,而是一头扎入无人看上的无人机蓝海——低空自拍无人机。其最大竞争对手并非是大疆、零度和亿航等厂商,而是同样专注于低空自拍的美国无人机厂商Lily。

  不过,今年上半年,国内四家投资机构均对张庆旗的公司说了“NO”,资本市场的连续打击一度使得他怀疑自己是否选错了创业方向。这其中,还不乏愉悦资本和北极光创投等知名投资机构。比如,其中一家以不投大疆以外的第二名无人机厂商为由将其拒绝,而另一家则表示其估值太高无法接手。张庆旗后来通过FA辗转联系到人人战略,在人人战略投资总监于隽面前历时5小时、成功试飞100次无一坠机后,顺利拿到2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

  目前,星图智控销售的无人机利润率与大疆等同行相差不大,公司估值也在上一轮的基础上大幅上涨。但张庆旗不希望这个行业变成价格战的扫射地,更不希望很多没有技术门槛的小创业公司来这里“打群架”。

  尽管星图智控看起来已经步入正轨,但这并不意味着未来就一定会一帆风顺。一方面,监管方面还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未来无人机在哪些地方可以飞、在哪些地方可以卖,都还是一个疑问。另一方面,新的创业公司正在疯狂抄袭星图的模式,而大疆等无人机巨头是否会进入自拍无人机领域,也难以定论。随着更多的厂商进入,未来价格战或许无可避免。

  险些死在供应链上

  深圳车公庙苍松大厦16层,王小彬打开某款飞行记录App,屏幕上显示,过去一年,他飞行了200多次,打败了全国99%的人。

  王小彬第一次创业是在上海。2010年,王小彬看到了硬件的发展趋势,于是便以一个投资者的身份来到深圳,投资了他如今所在的公司映趣科技。

  后来,王小彬觉得软硬结合是未来趋势,而且离钱又近,商业模式清晰。于是决定全力投入进来做,接着又追加了投资,变成了最大股东,也成为了创始人。

  不过,在2013年底到2014年初,映趣科技险些死掉。当时,映趣团队自己投资,几千万投入之后,产品设计完成了,研发也已搞定,但整个供应链却无法完成。

  2013年8月8日,inWatch在北京798高调召开发布会,并向用户承诺当年9月底之前发货。到了9月30日,货仍然还没发出去,当天晚上,映趣所有的近40名员工都没有回家,全部到工厂加班。第二天早上7点,团队勉强装出110多个产品,但如果满分是100的话,当时装出的产品质量还不到50分。

  随之而来的是,社交媒体上对inWatch的吐槽也铺天盖地而来。

  王小彬最痛苦的地方在于,自己公司花了两年时间研发的一款产品,并且有上万人参与预售支持,结果却无法做出产品来。“所有的同事都在工厂哭了。我们最后陆续采取了补救措施,终于发出去四千多台,剩下的五千多台没有办法,只有退货退钱。”

  “要是那段时间挺不过,我们就像很多其他公司一样不存在了。”王小彬说,好在公司的价值很快得到了投资者的认可,公司拿到了下一轮融资,才顺利渡过了危险期。

  不过,未来永远充满不确定性,王小彬如履薄冰。就好像当年的凡客,谁也没有想到一旦做出错误决策,就瞬间带来灭顶之灾。

  狂热之后是残酷

  阿龙很疯狂。两年前,为了押注智能珠宝,他毅然辞掉了自己在事业单位的工作,相信以开源硬件的方式创业一定能让自己赚到第一桶金。

  创业之初,阿龙在参加活动时就好像打了鸡血一般,对用开源硬件的方式做智能珠宝信心十足。在2013年初的一次演讲中,他的结束语颇具煽动性。“5年前的电商,我们错过了;3年前的移动互联网浪潮,我们没有抓住;今天的开源硬件兴起,你们还打算让机会被别人抢走吗?”

  但现实很骨感,2014年底,阿龙的智能珠宝项目彻底放弃。不但没赚到钱,事业单位也无法再回去了。

  在失败之后,阿龙反思,自己在硬件领域缺乏成功的基础。要做成一款硬件产品,首先要有足够多的功能为市场所需要、所接受,否则就是伪需求,阿龙后悔当初自己没有做空气净化器和健康秤这种强需求的产品。其次,成功还需要有上游厂商对研发的支持,才可能成为商业上可运行的项目。

  智能珠宝项目宣告失败,阿龙参与了很多学习和培训,也陆续进入过硬件公司、工业厂房公司以及智能家居类公司工作,但每个地方阿龙都待不久。

  创客心永远在骚动。阿龙想再创业,不过他已经对硬件绝望了,因为自己缺乏硬件成功的基础,同时很多成功的产品已经出来了,现在开始做,机会并不多。

  如今,阿龙已经将目光瞄准在了企业级市场,今年以来,纷享销客、红圈、阿里旗下钉钉等都得以爆发,阿龙认为这一市场还有不小的机会。

  创业足以将一个人的所有棱角磨平,曾经扬言不立业就不成家的阿龙,如今再也没有类似的想法。创业,终归要跟过去的自己告别

(深圳市中科研拓科技有限公司专注提供软件外包、app开发、智能硬件开发、O2O电商平台、手机应用程序、大数据系统、物联网项目等开发外包服务,通过IT技术实现创造客户和社会的价值,成为最好的软件公司,通过客户需求导向、开放式创新、卓越运营管理等战略的实施,全面打造公司的核心竞争力。联系电话400-0316-532,邮箱sales@zhongkerd.com,网址www.zhongkerd.com.)


  上一篇   [返回首页] [打印] [返回上页]   下一篇